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尽撷人间秀色——张滢

孟虹

我不懂“美术”,望文生义,于是这样理解:“美术”,撷“美”创“美”之“术”也。进而猜想:有撷美创美之术的人,必定内心充满着的也都是美。这美装得多了,溢将出来,外在形象也会被浑染得美不胜收吧?这位叫张滢的老师,不就是慧于中,秀于外,尽得人间秀色缤纷的美术者吗!
张滢谦逊,从不将自己的作品示人,而作为另一意义的作品——学生的成绩,却让为师者难以“韬光养晦”。“新金山有位美丽出色的美术老师”已为周围人所知,更何况还是一位很不错的中文老师呢!所以,我无数次地,极其本位地想把她“挖”到我主管的校区来,无奈那方校区的学生、家长和同事死死拽住,没得商量!眼巴巴儿遗憾,也只能作罢。

我的种种“关于”
张滢

关于理想——
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有属于自己的梦想:舞蹈家、设计师、画家、老师……这些总是在我的小脑袋瓜里不停地飘来飘去,我总是不停地问自己,我想做什么呢?终于有一天我大声说: “当老师!” 老师,这个我心目中永远神圣的职业在我幼小的心灵中一早就生根发芽了。
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我整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已经做老师的姐姐的身后,来感受当老师的
乐趣。找点借口也要往她学校跑,无论风吹日晒。有一次,七八岁的我到姐姐学校时已经天黑了,姐姐早就回家了,我一个人站在大门紧闭的校门口,没了坐车回家的钱,只能蹲在那里默默哭泣,还好,后来值夜班的老师来了,给了钱让我坐车回家,这才没把自己给丢了。这种在童年为了当个老师的小插曲很多,现在想想也总能让自己笑出声来。
关于装扮——
其实我也老大不小了,用大家调侃的话来说那是竞走着奔四十了,可还老是被当成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高兴是因为女人被人称赞年轻没有不开心的;但对于老师来说却意味着青涩。况且我这人看到学生就言不由衷地打心眼里想笑,也就是对于学生来说长了一张不够严肃的脸。这点对教学没有太大好处,尤其是维持课堂纪律。出于这些原因我找到了可以伪装自己的工具——眼镜。
眼睛是心灵之窗,我却把自己的“窗户”用“窗帘”遮住了一半。虽屡被家长置疑我的年龄,但这副眼镜却成了我这些年一个不大不小的“收获”:我这双本不算近视的近视眼再也摘不
掉那副我用来“伪装”的“窗帘”;这副有着宽宽黑框的“窗帘”让不了解我的人很难看到我那喷射着热情火焰的心灵之窗。
关于未来——
“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窗前灯光明亮……”一切都在变惟有心中这首歌从未改变,
在30多年的光景里一直在心底里唱;鞭策我不断努力成为一个优秀教师。转眼我已经变成了 Springvale 校区的元老,看着老师们来来走走和孩子们不断地成长,学校和学生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是注定要坚守在这里的。

张滢档案

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来澳前曾任报社美术编辑;获“省市级报纸类优秀版面设计一等奖”‘“插图设计一等奖”。在澳期间完成了平面设计专业课程,荣获维省设计机构颁发的“最专业的学生”奖,以及“全澳选举广告创意优秀奖”,在50多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08年度Holmesglen Institute of TAFE 年历的唯一设计者。具有多年美术教育经验。所教学生有多位在世界和澳洲儿童绘画赛中获大奖。2010年,被邀请为“安赢杯”华裔儿童绘画大奖赛特聘评委。

一副微笑的小眼镜
家长 Annie

大约三年前,我们把女儿咸如意送进了新金山学校Springvale校区学中文。看到下午有绘画
班,就想再加一节绘画课,只当送托儿班好了,好在小孩儿都爱涂鸦。
如意下课后,我问她喜欢绘画课吗?她说喜欢。这时我们看见了绘画老师——张滢,戴着一副眼镜,朝我们笑着走来。“好年轻呀!”好像刚从幼儿师范毕业的小老师。我们心想:教学经验不一定丰富,但只要能当好“孩子王”,能镇住小学生也行。
如意喜欢上了绘画课,每次下课都拿她的“涂鸦”给我们看。后来,她的绘画不断地被展示,再后来,她的作品“我的迪斯尼”获得了“安盈杯”2010年儿童组优秀奖。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们都不懂绘画,也没看出女儿这方面有特长。她取得的成绩,主要是张老师培养指导的结果。张老师是能挖掘孩子绘画潜能、启发出孩子绘画兴趣的好老师。
如今,刚生完贵子的小张老师,又走进教室指导孩子们学习绘画,她依然还是戴副小眼镜,面带微笑。我们预祝她培养出更多的绘画人才,为学校、为华人争光!顺祝张老师阖家幸福。

老师是本书
家长 刘丽敏

人们常说老师是园丁,但我们更觉得老师是一本书。这本书每天都有新内容,有学而不厌的文化知识,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只有我们能读懂这本无字书,那里记录着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
我的儿子刘家嵩随我们移民来澳不久,我便给他报读了新金山学校Springvale校区的中文课和绘画课,现在他的中文知识和美术绘画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刚开始学画画时,我儿子不是很想学,后来跟张滢老师学了几课,不知不觉就对绘画有了很
大兴趣。在张老师一丝不苟以专业的绘画知识严格的要求和认真地指导下,刘家嵩的绘画技巧有了很大提高,去年在“安盈杯”华裔儿童绘画大奖赛中获得了“入围奖”,这使我的孩子得到很大鼓励,也使我们家长感到欣慰。
在此,衷心地感谢张老师和陈校长,孩子的学习离不开你们,孩子的进步也是你们辛勤培育的结果。

姐们儿张滢
孟栎舜

分离一年后,我们再次如同以前面对面坐在咖啡店聊天。她说着什么我已不记得,只记得那双眼睛。当时我一直在想,到哪里还能找到这样一个真挚的朋友?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
这是一个低调的女子。若在街头擦肩,路人也许会因为她精致的五官和一身不菲的行头而侧目。对于她。我听过的评论大多是“冷美人”、“严谨”、“不苟言笑”、难以接近。
然而,真正的张滢,是有着傲人的艺术天赋和舞蹈才能却始终低调的人;是在出现突发性流
产预兆后,也会因来不及请假而冒着天大的风险走上讲台的人;是和人告别时会微笑着离开,说着很快就见面的安慰词,而一转身到了车里便嚎啕大哭的人;是很久很久以后都不能面对宠物小黑猫死亡事实的人;是事无巨细都操劳操心,像个妈妈一样在你耳边循循善诱,时而严肃起来还会用古人老话批上几句的人。
我常笑她,28岁的长相,82岁的唠叨。
这是一个有强烈感情和深刻思想的女子,有独特的处事智慧和人生哲学;灵魂丰富精彩,才华横溢却深藏不露。她本身远比展现出来的要丰富得多得多。
一个漂亮时尚有爱心的年轻姑娘;一个“死也要死在讲台上的”优秀教师;一个操心操肺操劳的最佳妈妈;一个重情重义真挚可靠的姐们;……
写过不少人,只有关于她,想写的特别多。然而,她却最简单,简单得如清晨的空气,如午后的阳光,如夜晚的星空,惬意、温暖,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