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吴雨薇——盼望长大的童年

吴雨薇,一个见过几次面的小女生。
那年见她,是在辩论赛中。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小小个头儿却有一派夺理压人的架势——那时就有人问:这小女生长大了会是什么样?
去年见她,是在“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的颁奖会上。二等奖获得者中,她是那个最小最矮的。
虽小小个头儿不见多大“长进”,却在文章里“憬忆童年”了(她获奖作文的题目)—— 俨然“初长成”的样子。
今年见她,其实没见,是她的老师把下面这篇文稿转给我,于是从字里行间又见吴雨薇—— 真有些“初长成”的意思了。和所有自认为很大了的孩子一样,津津乐道着“小时候”的故事,不识愁滋味地经历着人们都会经历或已然经历了的那个“盼望长大的童年”。

此女初长成
吴雨薇

我十五岁了,用妈妈的话说就是“小女初长成”的时候了。这很有纪念意义, 所以,谨以此文献给我将要到来的大好年华;犒劳我辛苦操劳的爸妈;顺便做一个富有喜剧色彩的自我介绍。
从小我都不是一个肯对父母“俯首称臣”的乖乖女。刚上小学时,父母下班回家的第一句话不外乎是“今天闯祸了没?”。也许学校管得太严了吧,每次的家长会班主任总会如数家珍般地把我做过的“坏事”一一告诉我爸爸, 例如:课间时把讲台上的粉笔掰成一节一节的玩砸人游戏(于是帮助老师培养了上课自带粉笔的“好习惯”);雨天总爱在教室门口甩雨伞导致靠门坐的同学那可怜的书本遭到无情的冷水“攻击”。更有一次,在上课无聊之时用美工刀把椅子上的螺丝一一拆了下来,于是老师把我揪出了教室……每每得知这些事,爸爸总会摇着头哭笑不得地说:“家有此女,何欲何求?”
吾乃“小”女初长成——
从小到大最郁闷的事情就是人们总不能把我的身高和我的年龄对号入座,因为我长得矮,可那真的不是我的错!
一年级新生发言时,我怎么也够不着那“遥不可及”的话筒,于是老师搬来和我差半个头的板凳让我完成了发言。之后校园里刮起了一阵莫名的谣言:一年级三班的吴雨薇是连跳三级的“天才”少女,踏着板凳完成了新生发言……
吾乃“懒”女初长成——
我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孩,可并不代表我没有自知之明。我缺点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懒。我的懒,很有特点而且到了一种痴狂的地步。当然,这一特点主要来自我的审美观。 我不爱理床众所周知,这不仅因为懒,更因为我认为乱糟糟的被窝会给我一种特别温馨舒适的感觉,而且还不会破坏我房间的整体美感,因为房间就很乱。因此,妈妈总会一边不得已地帮我收拾房间一边咬牙切齿地说:“你上辈子一定是头猪!”
吾乃“游”女初长成——
当今社会,有千千万万我这样的“游”女,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分布在世界各个角落,享受着“居不定所”的快乐生活。
十五年前我出生在四川一个小镇上,六个月后便被妈妈带到了千里迢迢外的深圳,随后便在深圳各 区域中“游”来“穿”去。那时年少,可对《离家的孩子》这首歌非常有感触,常常听完歌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妈妈哭诉我和歌中那位莫名的孩子有多么相似的悲惨……
现在又来到了相隔万水千山的澳洲,经过三年的“奋斗”,已经适应了这边的生活,但漂流一定还会继续,因为我坚信李宁大哥说的:“一切皆有可能!”
我的思维逻辑是无厘头的,因此难免在生活上大受打击,但值得骄傲的是我的身后总会有两个身影无欲无悔地支持着我,他们一个是和我一样“小”的妈妈和一个和我一样“懒”的爸爸。所以,女有此家,无欲无求。

独特的她
同学 邓璐

认识吴雨薇挺长一段时间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有种莫名的舒适感,是那种会让人觉得特别舒心的感觉。她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她特别没心没肺,但也体现出了她的简单,不惨任何
杂质的简单。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里她算不上是一个美女,但她拥有属于自己的那种独特的魅力。
吴雨薇是那种传统的中式女孩,说话做事有分有寸。在家长们的眼里她是特别乖的好孩子好学生,在朋友中呢,她是特别开朗有主见的好朋友。她的成绩好得让人嫉妒,每次考试什么的都是班上的前几名。但是,她这个人也不喜欢炫耀,不会让人觉得她特别骄傲,不近人情。薇薇其实呢,有个众所周知的爱好,那就是——吃!大家可别以为她很胖,其实她可苗条了。告诉大家,以前她可是跳古典芭蕾的呢!每回她得到了任何吃的,那表情满足得像偷腥成功的猫儿一样。吴雨薇的口头禅可是:“你有吃的吗??”你说要没了吃的她会成什么个样子呢。
吴雨薇很好相处,简单,有点小迷糊却又不失率真。我相信我们的吴雨薇一定会就这样简单下去。

我这个女儿
吴雨薇的爸爸

刚刚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和太太还担心女儿英语不好会影响她的学习积极性,可是,在每一次的家长会上,老师几乎都会说我女儿在学习上很努力,很优秀。不管是在新金山文化学校学中文,还是在Day School 学其它课程。
女儿爱好很广,喜欢音乐、舞蹈、热爱体育。钢琴、二胡、小提琴、长笛,什么都学,还经常参加长跑、游泳等各种体育活动。我和太太担心她会不会很累,会不会厌倦文化课的学习?现在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女儿也很爱玩,经常和朋友们在外面玩几个小时不回家,好像学习没压力。其实,她是在学习和娱乐中寻找平衡,该学习的时候,她是非常用功的。
我发现,女儿的学习几乎每天都有考试、比赛,经常听到女儿说:“今天我们又考数学了,我考得怎样怎样……明天我还有写作比赛,我要……”我知道女儿性格要强,什么都不想落后于别人,一回到家就忙着复习和查找资料,有时,不懂的数学题还来问我;我也不懂的就第二天带回学校问老师。反正一定要弄懂,绝不会含糊的。
不久前,女儿在“第十二届海外华人作文大赛”中获得二等奖,这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
外。意料之中是她一直很努力,写作成绩一直很好;意料之外是:毕竟现在她使用中文的机会很少了,而且又是很多学校很多人参加的作文大赛!比赛的结果,让我们都很欣慰,中文作为全体海外华人的母语,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学习,永远不会感到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