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落红有情——杨洋

孟虹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某朋友家聚会。满屋满院的人,我只盯着一个看——因为高挑挺拔的身姿?因为沉静清纯的神态?因为一袭长裙?因为随意挽在脑后的发髻?因为前额那仕女图中才见得着的“美人尖儿”?因为举手投足间流溢着的艺术气质?——都因为。这些“因为”竟于十数年后的今天历历在目!
后来知道她叫杨洋,曾经是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的演员。
芭蕾舞演员,应该与灯光舞台、华服美饰、掌声鲜花联系在一起的,而杨洋,鬼使神差吧,却在正当年时告别光环,洗去铅华,加入到海外闯荡者的行列中,于是,有了听起来宛如平常一段歌,经历着直叫人脱胎换骨的故事。我见过服装厂里做质检工的杨洋;快餐店里操锅掌勺的杨洋;美容厅里为人洁肤美颜的杨洋;羊皮厂里验货开单的杨洋;保健讲座中引经据典的杨洋;舞蹈课室里传授技艺的杨洋……
辗转了多少行当,变换了多少角色,我猜,杨洋最眷恋最钟情的还是她的芭蕾。每次聚会,她的芭蕾都是保留节目:白毛女、沂蒙颂、天鹅之死、红楼梦、西班牙宫廷舞……看舞动中
的杨洋,我会被她肢体动作以外的某种东西所触动,这种东西是一般舞蹈语汇所难以表达的,很复杂。我能读懂这种复杂,这是我们这一代移民所共有的复杂。
今日的杨洋,当然不再是往日的杨洋:舞鞋不再合脚,舞裙不再合身;妈妈的女儿变成了女
儿的妈妈;“掀身探海”、“倒踢紫金冠”只能定格在旧时的照片上。然而,走下舞台的杨洋,
又登上了教坛。她的芭蕾生涯在教坛上延续着,她的舞蹈技艺被学生们传承着。她办过自己的舞蹈学校,她至今仍活跃在舞蹈教育事业上……我一直喜欢这样一句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看杨洋的人生,我又想起了这句诗。

舞蹈人生
杨洋

九岁便试图冲进“围城”北京的我,那段时间表现得特别乖。不知给妈妈做了多少思想工作,最终被抱上青鸟至北京火车,走进了中国舞蹈艺术的殿堂——北京舞蹈学院。在中国的文化长河中,芭蕾艺术是短暂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北京舞蹈学院被称为"中国舞蹈家的摇篮"。这个“摇篮”在它问世短短的时间里,就培养了许多世界著名的舞蹈艺术家。我庆幸自己被捧进了这个摇篮。
八年后,我又走进了另一个辉煌的团体——中国唯一的国家级芭蕾舞团"中央芭蕾团",开始了真正的职业演员生涯。我随团到过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巡艺、国事和商业演出,为许多国王首相及热爱这门艺术的人们表演,从中也领略了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
一九九0年,我毅然告别旧日的“红尘”,带着好奇,来到了澳洲。当时并未多想这一选择是否值得,只是想经历一种不一样的人生。和其他留学生一样,在澳洲这块美丽的土地上我度过了二十个春秋。这当中有汗水、泪水,有思念、失落,有快乐、惆怅,但更多的还是追求。二00二年,我重返舞蹈学院进修“芭蕾舞考级教师资格证书”。回澳洲后又进修"英联邦芭蕾考级资格证书",开办了第一家华人舞蹈艺术学校――“白天鹅舞蹈艺术学校”。在经营舞蹈学校的四年中,我曾带学生参加过许多大型演出,包括国际少年艺术节。后来因为自己的健康原因,暂时关了学校。也正是健康的原因,我对营养保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舞蹈和营养保健逐渐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在积极推行营养保健的同时,又应时代舞蹈学校之邀教起了舞蹈。我希望我带给学生们的不仅是我二十多年的舞蹈技艺,还有对精神和美的追求……

芭蕾舞演员杨洋

郑燕 杜丽媛(朋友)
杨洋的名字,许多在墨尔本久居的华人都熟悉,大家喜欢、乐意与她交往,因为她的为人处事,总是那么真诚和富于爱心。她有很多朋友。大家都亲昵地叫她“洋洋”。
洋洋出生在大陆中国海的故乡,青岛。孩童时代就被特招进入北京舞蹈学院,开始正规、严谨的芭蕾舞训练,而后成为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专业芭蕾舞演员,踏上了芭蕾舞之路。“红舞鞋”的魂魄与这个东方女孩的灵性溶为了一体。足尖跳跃着、飞舞着为洋洋画下了一串串青春旋律的美妙音符。
这音符,带她各国巡演,周游世界;这音符,引领她远涉重洋来到南半球的澳大利亚。
如今的洋洋固本着与生俱来的艺术气韵,又穿上了心爱的舞鞋,来到了孩子的中间。她要将经典永恒的艺术瑰宝传授给孩子们。让他们从小接受芭蕾艺术的感染和熏陶。
在新金山文化学校的校园里,她是孩子的妈妈,愿为下一代传承中国文化努力着。
在时代舞蹈学校的练功房里,她是孩子的领舞,愿为传授西方艺术奉献着。
"红舞鞋"的魔力犹存,伴着洋洋不倦地跳着,跳着……

黄燕汝(杨洋的女儿)
我有一个漂亮又严厉的妈妈,和其他妈妈不同的是,她还是我的舞蹈老师。她教跳舞时,对
其它学生很有耐心,对我就差一点。我最喜欢的是妈妈做的中国菜,特别是咖喱肉,好吃极了。
我妈妈喜欢中国文化,给我买了很多中国儿童DVD和书,教我唱中国儿歌,跳中国民族舞,更鼓励我学习中文。在妈妈的帮助下,我现在对中文越来越有兴趣了。

杨洋
在澳洲二十年,让我收获最大的是,我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黄燕汝。女儿生于澳洲,长于澳洲,可是我不会让她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必须会说中国话。
看到女儿每周日高高兴兴走进新金山文化学校,我从心里感到欣慰、满足和放心,因为孩子之间可以用自己民族的语言沟通、交流,同时也能感受到中国文化在下一代孩子身上的延续。我很放心新金山文化学校的教学,这所学校从上层管理到任课老师都是很有经验的,这是一个很优秀的团队组合,孩子在这里接受中文教育,是有收获和成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