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王晓震撼——王晓

孟虹

王晓女士是我校学生陈瑞客和陈海仑的妈妈,在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时曾见过几面,我们会相互点头致意或简单问好。知道她是维州颇有造诣的专业歌剧演员,那是不久前的事。
那天,朋友邀约去听王晓的演唱,心想既是学生家长,好赖也去捧捧场吧;还盘算好在演唱厅里闭目养神,补补睡眠。
王晓一出场,王晓第一声唱,就知道这睡眠是补不了啦。虽不能用专业术语来描述和评价,也能深切感受到这演唱的不同凡响,那感觉就是“震撼”。
被震撼最强烈的其实是那些洋人听众。从他们的专注,他们低声吟唱与台上王晓的应和、他们经久热烈而由衷的掌声,便知他们对这位亚裔演唱者的认同、倾倒与折服。
我的一票朋友全都激动不已,因这演唱会的气氛!因这演唱者的水准!!更因这演唱者是我们的同胞!!!我还多了一份激动和自豪——因这演唱者是我们的学生家长!!!!

为歌唱而生的王晓
《大洋报》记者 鲍诚

王晓这一生,注定是要为音乐为艺术的。她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分,又天生一副好嗓子,两岁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嗓音登台演唱“红灯记”李铁梅的唱段,十二岁就开始师从从欧洲归国的老师学习声乐,继而在上海师范大学音乐系专攻声乐、在墨尔本大学维多利亚艺术学院主修歌剧表演,从而进入专业歌剧表演领域。
1998年从上海移居墨尔本之后,王晓就进入维多利亚艺术学院攻读歌剧表演专业,就学期间就参加了许多歌剧的演出,包括“弄臣 (Rigoletto)”、“魔 笛 (Magic Flute)”、“唐‧乔凡尼 (Don Gio-vanni)”、“波西米亚人(La Boheme)”、“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丑角(I Pagliacci)”和“狄多的仁慈(La Clemenza di Tito)”。
经过多年的专业训练和演出锤炼,王晓的歌剧表演达到了顶尖的水平,成为歌剧院和歌剧演出经纪公司垂青的歌剧演员,光今年就参加演出了墨尔本歌剧院的“费加罗的婚礼”(在剧中担任伯爵夫人的角色),在墨尔本和堪培拉演出;接受澳洲爱乐乐团和流行交响乐团的邀请,在墨尔本和悉尼歌剧院举行了“At Opera”和“Absolutely British”8场专场演唱会;10月份受邀在上海举办“外国音乐作品和歌剧专场音乐会”;接受美国International Opera Produc-tions公司的邀请,11月初赴捷克首都布拉格进行歌剧演唱的录音制作。从10月中旬到11月初,马不停蹄地从澳洲到中国再到欧洲,足迹涉及三大洲五个国家。
王晓已经接受了明年的部分演出任务,包括歌剧“茶花女”3月份在墨尔本的演出和新加坡VivaOpera公司的音乐会演唱。
艺术不分国界,王晓的歌剧表演虽然属于西方艺术,但她同样希望将自己的美妙歌声与自己的同胞---华人朋友一起分享。

家有老婆唱歌剧
王晓的丈夫 陈标

我的老婆在成为我的老婆以前就唱歌了,并且唱得很专业;我的老婆在成为我的老婆以后还是唱歌,还是很专业地唱着。
我老婆在来澳洲以前学的是声乐,是意大利美声唱法的声乐;我老婆在来澳洲以后学的还是声乐,并且更专业,主攻歌剧表演。
在中国的时候,我老婆觉得中国的歌剧舞台空间太小、不能有较大的发展,我们便来到了澳洲。来澳洲以后,她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歌唱事业上,先是到维多利亚艺术学院攻读歌剧表演,然后就是一脚踏进澳洲的歌剧圈子,参加和举办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排练和演出一部又一部歌剧。
很多专业人士到海外后都面临专业和生存的痛苦选择,刚来澳洲时我老婆当然也考虑得比较多,还教了一段时间钢琴。但时间一长,发现教钢琴占用了她很多本应练习歌唱的时间,便毅然放弃教钢琴,一心一意操持自己的歌唱事业:她白天唱晚上唱,在外面唱、回到家里还
是练唱,歌唱就成了她的生活,就成了她的生命。
我老婆自己觉得、很多人也这样认为,她是born to sing(为歌唱而降生的)。她天生一副好嗓子,有的西方音乐家认为她的嗓音中带有fiddle的音质,有的西方音乐家则觉得她的嗓音中更多带有flute的音质。不管她的嗓音带有什么样的音质,我老婆的歌唱确确实实能够动人心弦催人泪下。起初,听过她唱歌的人这样说,我还不相信,后来亲自经历了也就相信确有其事了。难怪墨尔本“The Age”报的音乐评论员对她的演唱这样评论:“supremely clear and expressive(超乎想象地清晰和富有表现力)”。
作为东方人,能够演唱属于西方艺术瑰宝的歌剧,并且能够让西方人感动得流泪,那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同时,这也需要付出巨大的辛勤劳动和努力。
唱歌剧,不光是简单的唱,不仅仅需要有好的嗓音和演唱技巧,也需要熟悉每部歌剧所用的语言,更需要有良好的舞台表演。而她在维多利亚艺术学院的学习,就赋予了她这一切:学习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学习形体课、舞台表演。即使学习英语也是如此,刚入学时她还胆怯怯不敢说,但是音乐人天生的良好听觉使得她很快在语言上突飞猛进。她深深体会到,语言掌握程度的高低完全决定了能否进入专业圈子、能否在歌唱事业上持续发展。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老婆想要放弃她的歌唱事业,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放弃。她最后想通了:上帝赋予了我歌唱的才能,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乐器,将上帝赋予的美妙音乐通过我这个乐器传递给更多的人。
说了半天我老婆唱歌剧的事情,就忘了告诉你我老婆的名字,她叫王晓,音乐圈内都叫她Emily Xiao Wang,有空可以看看她的网页(www.emilyxiaowang.com)听听她的歌唱。还有,我们的两个儿子也在新金山文化学校Glen Waverley 总校学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