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新金山的姐妹花——于静、于萍

孟虹

对于同胞姐妹而言,并不稀罕少见。而学成一样的专业,从事一样的事业,又在一样的学校,一样地执教于低幼年级,就不十分多见了。特别是还一样地担任年级组长,一样地成为学生喜爱,家长信任的好老师,一样地是学校不可多得的教学骨干,谁还能说不稀罕不少见?
——说的是我校的于静和于萍老师,人称小于和大于。小于: Glen Waverley总校和Melbourne High 校区学前班老师;大于:Glen Waverley总校和Wesley College校区二年级老师。
提起大小这二于,原本要说很多话的,却限于版面。好在同事和家长们已经说得很多很好了。如果想更进一步了解她们,就请走近她们的课堂,亲聆亲睹她们吧,你会知道这姐俩值得赞誉的还有什么!

我和姐姐
于静

记得童年时,我就喜欢跟在姐姐身后;姐姐总是牵着我的手,领我到处去玩。我问姐姐:“你将来做什么?”她说:“当教师。”我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教师”的职业。
可以说姐姐在很多方面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后来姐姐全家移民来到澳洲,我也在不久后尾随而来。虽然这里一切都很陌生,但只要有姐姐在,我就不觉得孤独。
姐姐告诉我这里有一所非常有名的新金山文化学校,我便毫不犹豫地去求了职,并有幸成为了新金山的一员。兴奋之余,又有点紧张,毕竟在海外教学,背景不同,文化不同。但是这个学校却没有让我感觉到是在海外。校长的亲切和蔼,同事的帮助鼓励,学生的爱和家长的信任,都给了我自信。新金山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温暖着我,我在海外幼儿中文教育这个行业里如鱼得水。更巧的是姐姐也来到了这所学校。
许多人问我们俩是不是双胞胎吗?当然不是。但是我们俩又真的好像是双胞胎,那就是她想我之想;我想她之想,正应了“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既是好姐妹、好朋友,又是好同事。
我们在新金山这个大家庭里,做着我们喜欢做的事——教中文。

妹妹和我
于萍

妹妹小时候总喜欢围着我转,什么都学我,连选择专业也随我,选了师范。我嘴里老喊她“小跟屁虫”,心里却很喜欢她。她生性开朗,所到之处都会留下爽朗的笑声,父母亲友都叫她“开心果”,也一样地喜欢她。
十几年前,我随丈夫来到澳洲,没了亲戚,没了朋友,特别是没了“小跟屁虫”跟在后面,一下子失落了很多。
几年后,“小跟屁虫”,居然也跟到了澳洲。不过,进新金山文化学校她却不是“跟”进来的,而是自己闯入的。我们一起在这个学校教中文,从事我们在中国就从事并喜欢的教育事业。
现在,我们俩像小时候一样形影不离,一起聊天,一起逛街,一起吃饭,最令人高兴的是能在一起工作。我们的共同事业,让我们更有共同语言。我会永远牵着妹妹的手一直走下去。

小于、大于&等于
张欢

2006年刚来学校时,校长给我介绍于萍和于静老师时说:“这是‘大于’,这是‘小于’。”我暗自笑了起来,心想这个学校有没有“等于”!
三年过去,我真成了她俩中间的”等于”。因为“小于”——于静老师是学前班的老师,“大
于”——于萍老师是二年级的老师,而我是一年级的老师。我夹在她俩中间,于是就成了“等于”。
我这个“等于”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因为这“小于”和“大于”的教学水平是有口皆碑的。我作为一年级的老师,无论是接“小于”的班,还是交班给“大于”,都面临着挑战,这种挑战来自孩子们的感觉、家长的承认和教学成绩。我必须把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到“等于”她俩,才能让孩子们在升级时平稳过渡。
我对“小于”老师的教学是最有感受的。她调教出来的学生基础知识扎实,听说读写样样优秀,让我的教学更加轻松愉快,也让我的学生们有更多的时间在快乐中学习!而学年结束时,我的学生就要升入二年级“大于”老师的班,他们是否有能力接受二年级的学习内容,直接证明我的教学质量。所以,“大于”成了我教学质量的“检验官”!
我常常和她们开玩笑:夹在你们这“大于”、“小于”中间,我要累死!”——其实,我很开心。接一个好老师的班,或是把自己用心教好的学生交到另一个好老师手中,是做老师最开心最放心的事。
我乐意永远在“小于”、“大于”之间做“等于”!

家长说于萍、于静老师

女儿涵凝第一次见到于萍老师就觉得她美美的,很亲切。特别喜欢和她聊天, 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去年初,我还没有拿到驾照,出行不方便,不能陪着五岁的ANNIE在中文学校吃午饭。起初有些担心,女儿回来跟我说“妈妈你放心吧!于老师陪我一起吃饭,老师让我把饭都吃光了,一点都没浪费。”我当时真的被感动了。虽然是件小事,但对于我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新移民来说,解决了后顾之忧。
有一次,女儿ANNIE对于老师说“你今天穿的衣服和我比较搭配,都是蓝色。”于老师风趣地说“下周,你穿什么颜色?我和你保持一致。”女儿满意地点点头。女儿言语中常表现出对于萍老师的喜爱,连我这个当妈妈的都羡慕。
我发现于萍老师很注意用自己的言行举止去拉近与孩子们的关系。她的爱心让孩子们喜欢上了她,孩子们也就自然而然地喜欢她讲的课。于萍老师生动有趣的教学方法很吸引了孩子们,培养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使孩子们在课堂上轻松,快乐地学到知识。
女儿能遇上这样经验丰富,思想灵活,为人和蔼可亲的好老师,我真的非常高兴。在此,作为一位母亲,感谢于萍老师为小ANNIE所做的一切。
——邹世燕(张涵凝的家长)

我的儿子从小由上海的外公、外婆带大,只会上海话。普通话一句也不会说。三岁多时,我把他送到了于静老师的学前班学中文,希望他能学些普通话。
我儿子是班里最小的一个,根本不懂纪律,在课堂上乱跑,对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只会说上海话。真有些抱歉,把儿子送到于老师班,真给她添大麻烦了。不过,第一堂课下来,儿子竟能用普通话背儿歌了,这是他第一次完整地说普通话,我感到惊喜。
儿子的普通话越说越好。一学期后,已能用流利的普通话与人交流了,而且,不会把普通话和方言混淆。他学了很多儿歌,拼音和汉字,还学会了遵守纪律,发言举手,离座请示。
学前班是启蒙教育,对孩子今后是否愿意学中文,能否学好中文起着关键作用。“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选择好的中文学校,选择好的启蒙老师,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像我的儿子一样幸运,能有这么好的启蒙老师,能在中文学习中取得好成绩!
——王立明(王宇辉的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