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认真执着、一丝不苟——麦月

刘爱云

麦月是我校最早的一批老师之一,自1994年加入到新金山至今,我们从此成了同事,成了朋友,她也成了我一面镜子。
麦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她做事认真执着,一丝不苟,在课堂上教学是这样;对学生的功课要求、
出勤状况是这样,包括学生的学习态度及情绪的变化,她都能及时扑捉并像母亲般给予谆谆教诲。对学生,麦月是一位严师,又像是一位慈母、良友。她对每个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严格、关爱、负责。班上有谁没按时完成作业,她会苦口婆心地劝其补上;有谁没来上课,她不厌其烦地打电话、发电子邮件查问;甚至学生有什么个人困难,她也倾力相助。
除了教学,对于学校的管理工作麦月也直言进谏关心备至。以前没有现代这么发达的网络,所以每周麦月都会几次就学校问题给我打来电话,电话内容包括教学上的建议;学校管理还要再在哪些方面改进;哪个学生最近不来上课了,要我问问学生发生了什么状况,等等不一而足。现在,网络发达了,email代替了电话,但是同样也是每周几次,有时一天内就有几次。她的认真负责督促我工作不敢懈怠不敢马虎。
麦月还是一个环保的模范。在家,她把所有洗碗刷锅的水全都回收起来用于浇花园,在学校,她要求她的复印材料全都用回收的纸复印。每周麦月都会将家里、工作中发现的用过的单面纸回收起来,带到办公室再利用。她自己身体力行,同时也把节约和环保的理念传染给学生和学校的工作人员。
“教书育人”是每个老师的天职,但真正能够做到既教书又育人是一种理想化的要求,不是每个老师都能做到的,但麦月老师真真正正地做到了。有麦月这样的老师是学校的幸运,更是学生的幸运。

我的福运
麦月

缘分
如果人真的有前世,我相信我前生就是老师。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对如何上课产生了兴趣。我在笔记本每页的右边打上一条竖线,一边听课记笔记,一边在那一寸宽的窄边上评价老师讲课的得失优劣,甚至记下如果我是个老师我会说什么和怎么说。少年气盛,那时所写所记很多与其说是评论,倒不如说是批评。这成为我日后教师生涯中对自己时时的警策。
我很幸运,大学一毕业就做了老师,从事这个我一生热爱,甘愿为之奉献一生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高达百分之八十的人为了谋生做着他们并不喜欢的工作。而我,自始至终都沉浸在实现自己理
想的乐趣之中。尽管呕心沥血,还是满心欢喜。不过,坦白地说,这一点并不是一当了老师就很清楚,而是在教书几十年的过程中才逐渐明晰的。这应该就是我与教师这一职业的缘分吧。
荣誉
九四年成为新金山学校的一员也是我的一种幸运。新金山不仅为我提供了一个将中西两种教育方式结合在一起进行教育的平台,而且她的管理方式特别适合我自由不羁,我行我素的性格。我很快就感受到李树军、刘爱云校长对老师的充分信任以及所给予的充分自由。这令我可以畅所欲言,放手工作,也让我放开胆子随心所欲地进行各种尝试。在新金山,我应该是与各位校领导顶嘴抬杠最多的刺儿头,但是,我却丝毫没有受排挤,被视作另类的感觉。当一个人可以被充分理解、信任和宽
容的时候,他一定会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工作积极性。
金榜题名,高中榜首,可以说是所有中国家长对孩子的期望,以及对学校、对老师的翘首期待。很幸运,我曾有十三名学生摘取了高考状元的桂冠,其中七位荣膺州长奖,四十分以上的学生就难以计数了。
然而,谁敢贪天之功为己有?
万丈高楼起于平地,浩瀚的大海源于小溪。没有普通班老师手把手,一笔一划的启蒙,何来一批批后续学生?没有他们的兢兢业业,循循善诱,何来一批批毕业班的精英?我时常感慨,十二年级老师就像一个掌勺的大厨,占尽奉献美味佳肴的便宜:该洗的洗好了,该切的切好了;主菜、辅料、油盐酱醋,一应备齐;只等我们呼啦一下倒进锅里最后那么一炒。可惜,镁光灯只摄下了最后那个瞬间,鲜花和掌声也离他们远了一些。
除了纵向的相续不断的教学结构以外,VCE老师之间横向的互动也是每一位老师取得耀眼成绩的保证。俗话说,旁观者清。一头扎进VCE,时间长了,难免格式化、公式化,固步自封,陷入瓶颈。多亏各位老师及时提点,无私赐教,一同分析,共享资料,我才能顺利走到今天。尤其是学校每年组织的模拟考试,我的每一个学生无不得到其他老师的指导和点拨。真幸运,能与这样的团队一起合作;真幸运,能与这样的同事结下终生友情。另外,尽管与普通班老师接触甚少,有的根本就不认识,但通过校报,他们的教学心得,他们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关爱,他们为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所做的种种努力,尤其是他们对教育事业的那份激情,无不时时鞭策和激励着我不断勤勉。
受益
尽管从教是年少时就有的理想,但我从来都特别缺乏信心,因为我是一个很不善言辞的人。我时
常发愁,如何在课堂上滔滔不绝地讲四十五分钟啊!
当年,在国内一个大专刚任教不久,学校暗地里搞了一次学生问卷调查,一个秘书悄悄拿了结果给我看。大大出乎意料,学生们给我的评价非常高:“语言简洁,言之有物,条理清晰,逻辑性极强”。我不敢承当这过分的美誉,但学生们的积极认可令我感动涕下:原来我可以做一个教师啊!信心从此而萌发。
九八年我第一次执教VCE十二年级。那是一个第一、第二语言的混合班。孩子们从十年级到十二年级都有。而且,那时候来了澳洲几年的孩子就得考第一语言。我很幸运,虽然孩子们汉语水平参差不齐,却是一个积极进取、友爱抱团儿的集体。我跟孩子们亦师亦友,一起经历了探索VCE的艰难和快乐。那一年,我家的电话、传真铃声终日不绝于耳;那一年,差不多三分之二学生的名字上了澳洲的报纸。并且,除一人之外,其他学生的成绩都在三十五分以上。我真的开始自信了。
然而,学生给予我的远远超出了这些。最后一堂课,孩子们要我跟他们一起玩游戏,我懵懵懂懂地被他们合伙整输了。于是,我必须诚实地回答他们两个问题。
“您认为谁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 “你们都是。” “No, choose one only!” “from your heart!”孩子们大声叫喊。
环顾四周,一道道紧张期待的目光紧盯着我。看看班里成绩最好的孩子,他满脸通红,身体发抖;看看小班长,她双拳紧握,两眼熠熠闪光;再看看最聪明的;最努力的;进步最大的……每个孩子都伸长了脖子,渴望得到老师的嘉许。我有点迷惑,那可是他们共同拟定的问题啊,既然都想被钦定,却又只能选一个,不怕失望么? 我从孩子们的眼睛里读出了答案:信赖。完全的,毫无保留的信赖!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
第二个问题更要命:“您最喜欢的学生是谁?” 依旧是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依旧是百分之百的信赖。不过,这次我干脆利落地说出了一个班里最调皮捣蛋,逃学、旷课最多的学生的名字。
后来,除了全班的集体礼物之外,每一个孩子送给了我一份礼物和一张卡片。其中有两张卡片都提到他们坚持学完VCE中文,是因为我对他们的不放弃;否则,他们早就辍学了。他们当然也决心在今后的生活中绝不再放弃。说老实话,当时我非常震惊,尽管知道老师在孩子们成长中的重要作用,但真没想到一个老师仅仅是尽责就会对学生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其实我完完全全是无意识的啊。他们令我开始真正关注学生,特别是后进学生。在此后的教学生涯中,我不断地碰到类似的情况,孩子们会因老师的坚持而去努力,而这却来自我的学生的启迪。
有一种人天生慈祥而沉稳,温和而耐心,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勤于赞美鼓励,这种人最适合当老
师。新金山有幸,各个老师皆此等之人。还有一种人天生严肃认真,过分追求完美,总看到别人的弱点,还不吝批评指正。这种人最不适合当老师。不幸的是,我偏偏就是这后一种人,做我的学生可真不容易。
我是一个急躁,甚至有些“霸道”的老师。有时会在班上说一不二,训起学生来也挺不留情的。可是,才十几岁的孩子们常常是还我一张笑脸,甚至还会加上一句“老师,我错了!”这每每使我非常惭愧,汗颜不已。每一年,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些永远笑眯眯的孩子,他们那种天性善良,内心平和的自然流露时时提醒着我把心放松,把话放缓。
结语
在新金山执教十八个春秋,学校、同事、家长和孩子们都给了我太多的荣誉和尊重,我时常惶恐,
愧不敢受。回首望,深感自己幸运之极。在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上做一件自己热爱的事情,追求理想,实践抱负,自我完善;人生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吗?特别是在新金山,“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多有福啊!
诚挚地感谢学校、同事、家长和我众多的学生们给我的信赖和支持。这种信赖和支持使我的人生充
实而富有意义。因此我也许可以说,在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没有因虚度年华而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