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报名注册日
时间九点半到四点
周六
周日
1月28日
1月29日

第一学期 Term 1

周六
周日
2月4日 - 3月25日
2月5日 - 3月26日

第二学期 Term 2

周六
周日
4月29日 - 6月24日
4月30日 - 6月25日

第三学期 Term 3

周六
周日
7月22日 - 9月16日
7月23日 - 9月17日

第四学期 Term 4

周六
周日
10月14日 - 12月9日
10月15日 - 12月10日

获奖作文——我的家庭(三等奖 叶韵迪 )

 

我的家庭

作者:叶韵迪      指导教师:刘岩

新金山学校Wesley校区8年级

       我的父母是家族中移民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代。二十多年前,他们定居在这个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巨大差异的西方国家。经过长时间的适应之后生下了我。一方面,父母为了“望子成龙”而严格地要求我;另一方面,我喜欢西式的pizza、欣赏英国文学、享受有创意的西方设计,喜好学校的烹调课、木工课。在学校,各种活动充满乐趣,令我身心自然释放。然而一回到家,东方传统的教育方式就向我袭来。努力“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对我就像枷锁,被人绑架着走向自己的未来。学校与家庭之间的落差,令我茫茫然不知所措。两种文化引发的两种教育方式的摩擦就这样发生了。

       先聊聊我的父亲。不同于亚州的父母,爸爸培养我的方式类似西式,他让我自己选择感兴趣的目标;然而矛盾的是,他有时又雷同于亚洲的父母,他会坚定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引领我达到我的目标。我艰难地生活在两种文化的交叉点上,用母亲大人的说法就是:我在“扬唐人之长,取西人之精”。

        晚上八九点,通常是澳洲七年级学生的休闲时间,可那天已经过了十点半了,我仍然在修改我的“健康和个人发展”课的作业《个人学习目标宣言》。“I already had one foot in the grave.”(“快要累死了ˎ烦死了”的意思) 这句英文土话真实地描写了我当时的感受。因未达到父亲的“achievable(应达到的) , measurable(可预期的), trackable(可跟进的)”要求,这已是父亲本周第四次要我进行修改,我的耐心已达㡳线......

        这份作业的要求是描述出什么对我的未来是重要的,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及计划。我不仅要听从父母的意见,还要顾及自己的爱好,这对我很棘手! 父亲告诉我说,中国小孩儿的未来走向是由父母决定的。而在西方,个人未来的选择、决定权在于自己。同时,满满的一张详细的作业要求和六档评分标准,就像我那传统英式女老师严谨的个性一样…… 我的头要炸了!冷静! 深呼吸!我又实在顾虑这份作业的得分,不得已忍着性子写完后,拿给父亲看。父亲细心地检查了一遍,然后开始循循善诱地要我反复修改,既要尽量地尊重我的主张,又要带我入轨到父母对我未来的规划和期许中。原稿经过四个晚上的修改,随着别出心裁的排版及彩色创意手工插画的完成,我精疲力竭地达到我的底线,终于完工了! 那时的我,才深深地意识到只有两种文化融合了,两代人才会都欣慰,家才会平和,这对我的忍受力确实是个挑战。

        然而没想到我的作业竟然出乎意料地得了满分! 老师在课堂上一边欣喜地表扬我,一边又拿着我的作业向大家展示,下课后还郑重其事地问我:能否把我的作业作为今年及以后“健康和个人发展”课作业的规范样本。我脸红地低下了头,心里感觉这篇作业并没有完全地达到老师的要求,事实上是由于把两种文化完美地结合了,才意外成功的。我是ABC (Australia born Chinese, 指澳洲出生的中国人) ,爱我的家人与我有着不同的生长和教育背景,他们对我的帮助,是因为他们渴望我成功。从父母的角度思量后,我开始理解了父母对我的期望,攒下的怨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再来聊聊我的母亲。东西方文化不同的家庭,对孩子爱的方式也不同。西方的父母尊重孩子的兴趣;而东方的父母关注孩子的前途。我的母亲尝试着把两者结合起来。记得我上小学时,回家要路过一个图书馆。每天下午放学后,母亲总会陪我在图书馆至少呆上半个小时才回家。从学前班至小学毕业的七年间,帮我养成了对阅读的浓厚兴趣和习惯,我的英文阅读速度也大大地超越了我的父母。当我的英语几次获得母校唯一的一个ICAS (国际英文比赛) 澳洲赛区前1%的成绩时,母亲总会惊喜地说;“我没送你补习,也没花1分钱……” 

        画画是我的爱好。还是由于文化的差异,西式艺校注重学生创意的培养,而中式艺校注重技巧的训练。母亲为我设计的途径是:先去西式艺校学儿童画,七岁可以开始学素描后,我不但继续留在西式艺校学习,而且也开始了在中式艺校学素描。那是我绘画水平突飞猛进的时期,而中西两校的指导老师都对我当时进步的速度疑惑不解。我学绘画的经历也说明:兼顾中西方文化,就能相得益彰。

        父母的爱是我成长的土壤、学习的原动力。虽然有时也会有裂缝和不得不忍受的刺痛,但他们总是在那里不求回报地爱我、呵护和扶持我前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能理解父母这样做的苦衷。

        我为出生在这样一个中西合璧的家庭而感到庆幸。